閱讀此文章

「演出是一部令人難忘,精彩美妙的詩篇。所有的,從服飾到音樂,再到故事,加上純淨的舞蹈,美得令人屏息。這是鴻篇鉅作,無比瑰麗!我必須要說的是,中國幾千年的文明歷史,在這場演出中展現出來了。這樣精彩的演出卻不能到中國上演,這實在讓人震驚,這是對那個極權的控訴。」

羅德·莫蘭, 澳大利亞詩人